bodog

同时进行,酷毙了。没求圣道,兵的时候发生过一件事情(跟肥皂没有关係),在冬天就寝的时候;

营辅导长会逐一的...巡视,一边巡一边试...

用他的手去摸阿兵哥的脚!几乎有一大半阿兵哥都被"摸"过!

后来...

后来~全营的弟兄开始议论纷纷...

大家对夜晚开始感到恐惧了,有睡袋的当"蛹";没睡袋的当"润饼捲"!
( 请自己想像...应该不难理解 ),
睡上层的比下层的安全~
早上起床刷牙第一件事情都是在讲谁谁谁又被摸脚了...
营辅摸归摸,却也都只是摸脚、脚踝~
直到有一天,营辅可能色慾薰心禁不起青春肉体的诱惑,终于干下了一件大事!
那天夜裡营辅摸著一位学弟的脚...
摸著摸著越摸越上面~
学弟的脚越缩越上面~
一攻一守之际~
最后学弟大喊:卖啦~你别找我啦!我无爱啦~
营辅才悻悻然的在黄色灯光下像个鬼魂一样飘走!
隔天学弟去打了0800,没多久营辅就再见了。柔"!
总之呢~上兵我平安退伍啦~

大约八、九年前~炎热的五月bodog,太阳就像五月天的歌迷一样那麽热情(当时应该还没有五月天吧),

有多热呢?看他们的出巡就知道了,比大甲妈祖还火热!五月天VS大甲妈...Round 1......

离题了~

反正呢我就是在这时候接到兵单的!

高雄卫武营!?看著兵单上写的地点...?这名字让我联想到锦衣卫?

当老爸老妈;哥哥姐姐一听到我要去当兵后都露出了不捨的脸色,没办法~

谁叫我是家裡的老么;又极有可能是捡来的那种!毕竟跟兄弟姊妹年纪差太多了!

实在不得不怀疑~

结果呢,就在我要出发的当天...老爸买了鞭炮从巷子头放到巷子尾,

老妈则是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由于家裡是做生意的,只好让哥哥、姐姐送我去车站了...

到这儿~你信吗?

我是不信啦!因为这是我前一天晚上做的梦~

在我之前就已经有两个哥哥都当完兵回来了,想当然;轮到我的时候...

老妈只塞了一千块给我,叫我有空打电话回家,其他人在我出门的时候都还在睡觉哩!

我怀疑他们得过一两个月才会发现小弟不见了。 现在什麽节日都能被理所当然的当做情人节来过,而愚人节呢,更是告白的好机会了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